澳门新京浦官网app|下载·首页

父亲是博士生导师她偏要搞体育,曾连年亏钱,练到没有呼吸进救护车

更新时间:2020-02-13 12:13点击:

场边的计时器定格在2小时30分。

在珠海超级精英赛的半决赛赛场,郑赛赛以一场高质量的激战结束了2019赛季。

郑赛赛:热爱网球 能打职业网球就是幸运

对阵世界第十、头号种子贝尔滕斯,郑赛赛6-2率先拿下一盘,3-6丢掉第二盘后又在第三盘将比分追到4-4,尽管最终4-6告负,但郑赛赛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。她的实时排名已经来到了职业生涯新高,第35位,在中国球员里仅次于王蔷的第29。

“很开心能以这种状态结束赛季,今年有突破,中国赛季很满意。我还需要努力加强的我的优势,保证能在关键时刻拿出手,在落后的时候别怀疑自己的技术,如果能真正正视问题、解决问题,我相信我会更上一层。”赛后新闻发布会上,郑赛赛对自己这一年作了总结、剖析,条理分明,思路清晰。

“我还年轻,明年我希望能在单打赛场上再有所突破”,步入职业网坛8年,郑赛赛对网球一直保有热情、理想。

郑赛赛:热爱网球 能打职业网球就是幸运

【1】

郑赛赛走上网球之路,纯粹是因为喜欢。她的母亲郑明认为,或许是因为赛赛身上的藏族血统,所以她从小就就展现出过人的运动天赋,小学时所有体育项目都是年级佼佼者。8岁时,郑赛赛偶然接触到网球,不满足于在西安体院老师那里学到的基本功,她甚至对着杂志和电视模仿,两年后,西安的业余高手大都败在她拍下。

与绝大多数运动员不同,郑赛赛的家庭背景与体育相去甚远,他的父母都是学术泰斗,父亲索南加乐是西安交大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新中国电工学科第一位藏族博士,我国著名的继电保护专家。她母亲同样在西安交大任职教师,并且还是一位当时非常有名的报刊专栏作家和主持人。

童年时期的郑赛赛。
童年时期的郑赛赛。

郑赛赛爱极了网球,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,郑赛赛和父母都不想放弃文化知识学习,走专业体育道路——但这却是大多数练体育的孩子的成长路径。就这样,郑赛赛的生活变成了上午上课,下午打球,并且她并不需要过多去克服劳累、忙碌,因为在那个十几岁的少女眼中,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,都是自己想去做的事。很多年以后的2019年,已经打到世界前40的郑赛赛在回忆起当初的选择时,不禁感慨道:“那时候我早上去学习,所以每到下午就特别有兴趣、特别高兴地去打球,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持续地热爱网球,还能把这个爱好作为工作的特别重要的原因。”

郑赛赛的妈妈同意这种说法,尽管这样会让她打球的时间减少,学习的时间也得不到最充分的保障,但这种最发自内心的选择,却让她在很多事情上少走弯路,“与别的运动员相比,最大的不同就是文化素质,哪怕是语言,赛赛第一次出国比赛时还要用翻译,第二次就不需要了。”

郑赛赛与妈妈。
郑赛赛与妈妈。

这种自然而然的选择在她的球风上也有所体现,有人天赋异禀,有人直觉精准,但郑赛赛的标签却是 “擅长用脑子打球”,她的“武器库”丰富、得分手段多样。2019年圣何塞站,郑赛赛连过阿尼西莫娃、萨巴伦卡,拿到职业生涯首冠后,她就坦言,这份成功就是“用脑子打球”换来的,“之前我的状态不好,温网出局后回到中国,好朋友告诉我如果能克服太情绪化的毛病,用脑子打球,就能打出好的比赛。”

郑赛赛的伯乐马伟开很早就发现了这一特质,很多年后,当马伟开回忆起当初在马来西亚遇到这个单打独斗的姑娘时,她所表现出来的与众不同之处:“跟一般年轻的中国球员比,她比较有自己的思想,想知道更多的信息,喜欢问问题,为什么要这样练这样打?而一般我接触的所谓体制内的中国选手,往往教练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,比较没有自己的想法。”更重要的一点,“赛赛完全不怯场,比较不在乎、放得开。”

郑赛赛:热爱网球 能打职业网球就是幸运

【2】

郑赛赛很少怯场,因为她之所以选择了网球,就是因为她想站在场上,她也很清楚自己想要用哪种方式打球。

从8岁正式学习网球开始,郑赛赛与家人就坚定地选择了走体制外的道路,但这也意味着整个家庭背上重担,自己支付费用,没有专属教练,没有专业训练场地,没有赞助,她看了无数录像,对着墙打,到处拜师学艺。

2008年,郑赛赛偶然结识了彭帅恩师、知名网球教练马伟开,签到他旗下并加入深圳星河湾俱乐部之后,郑赛赛才拿到服装、球拍、手表三份合同。她的职业生涯也正式起飞,2009年,她在ITF深圳站成为中国选手中最年轻ITF单打冠,妈妈郑明后来回忆说,15岁的这个冠军起到了推动作用,“那个冠军对孩子的影响很大,她很坚定地表示要继续打下去”。

郑赛赛青奥会夺冠。
郑赛赛青奥会夺冠。

2010年,在新加坡青奥会拿到一金一银牌后,郑赛赛于次年正式转职业,并在当年WTA广州赛拿下双打冠军。自此之后,郑赛赛的履历没有过多的一鸣惊人,而是以一种稳扎稳打的方式逐步向前。

职业网坛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,除了比拼球员的实力,团队也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,一个好的团队包括了教练、体能师、按摩师、陪练、经纪人等等,开销巨大,李娜曾经在自传中写到,单飞后她的团队一年就要花费700万人民币,事实上,他们只是一个四五个人的小团体。直到2012年,郑赛赛在接受采访时候还表示,自己是亏钱的,“虽然大满贯和WTA巡回赛都有食宿补贴,但家人团队的钱要自己出吧。2013年女双四强的奖金是6万澳币,但酒店一天200澳元,住了20天。”

郑明在2014年时透露过郑赛赛团队的开销,当时已经进入世界前100的郑赛赛聘请了一名外籍教练,光教练的薪水一年就是100万元人民币,加上其他费用,一年的花销在200万元左右,她总是趁着春节回家,希望为女儿拉到一些赞助。

郑赛赛获得法网女双亚军。
郑赛赛获得法网女双亚军。

与“个体户”郑赛赛相对应的是体制内选手,她们的训练、参赛等日常开销都归国家队或者省队安排,自己只需要打好网球。郑赛赛羡慕吗?羡慕。“最起码她们100%不用亏钱”。那她会选择这种打网球的方式吗?“那我还是适合现在的模式,在比赛选择方面相对自由很多。”

所以,当她天津队的队友段莹莹毫不犹豫地表示:“明年我的首要任务肯定是全运会,毕竟天津队出了那么多钱培养我”时,郑赛赛却从容地称:“如果天津队需要,我当然会去打(全运会)。但我赛程安排的重点肯定还是在巡回赛上,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挣更多的积分,提升自己的排名。”

郑赛赛:热爱网球 能打职业网球就是幸运

【3】

2013年,郑赛赛打出了职业生涯最好的网球,她与勒普琴科搭档打进了澳网四强,五月法网,她们又打进了8强,双打排名进入世界前40,职业生涯正处于第一次上升期,但此时她的家庭却遭遇了重大变故,赛赛的父亲索南加乐教授因病去世。对于任何人来说,这都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伤痛。

两个月之后,郑赛赛才回到球场上,继续永不停息的竞争。一年后,她终于首次参加了大满贯正赛并顺利晋级第二轮。2017年马德里站,她击败了斯维托丽娜,晋级皇冠赛32强,世界排名进入前70。但潜伏在暗中的伤病突如其来,她的盖肿到无法弯曲,半月板撕裂,甚至快要脱落,“但比赛时疼痛感又不是很强,我陷入了是趁着状态好多打比赛还是立即进行手术的挣扎中,很煎熬。”但伤病不会自行消退,美网后郑赛赛在纽约进行了手术,这意味着她会有长达6个月的休息,半年的积分全部清空,职业网坛的前途瞬间又变成了未知数。

郑赛赛接受手术。
郑赛赛接受手术。

直到2018年3月,当时她的排名已经掉到了140开外,她只能从ITF开始打起。职业球员的世界里,没有“容易”两个字,郑赛赛失去的都要靠自己一场场打回来:在6月的温网次轮输给哈勒普后,郑赛赛7月10日在法国打了四站挑战赛,7月18日,她在瑞士格施塔德赛参赛,7月23日,她回到江西南昌连战5天打到亚军,8月2日,她又到了地球另一边开始了华盛顿赛……

8月6日,郑赛赛直接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。

“比赛结束之后,突然呼吸就不行了”,郑赛赛把这次突如其来的倒下归结于参赛太多,过于疲惫,“当你身体的疲劳程度到达了极限,你还继续坚持,这就是结果——被急救车抬进医院”。

郑赛赛练到进救护车。
郑赛赛练到进救护车。

“在那个时候你还享受网球吗?”

一年之后,当郑赛赛接受网易体育专访时,她已经能够非常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,“这个和爱不爱网球没什么关系。我只觉得这是一个经验问题,当时候自己对身体情况不够了解。”

但郑赛赛是害怕的,2018年年底,郑赛赛的排名已经重新回到世界前40,可呼吸问题再次出现,”冬训没怎么好好练,澳网之前十天我都不敢动。她当时甚至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知否终结,并开始和妈妈商量自己的后路,“我发信息给妈妈说怎么办?我呼吸都呼吸不了,打不了球了。”母女俩达成一致,“实在不行,就去美国上两年学”。

郑赛赛:热爱网球 能打职业网球就是幸运

幸好,一两个月之后,这个问题自行慢慢消退,郑赛赛得以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,带着热爱与笃定继续前行,

2019年,她和段莹莹搭档获得法网女双亚军,8月份,她在圣何塞拿到职业生涯首个巡回赛冠军,也成为继李娜之后中国选手获得定级赛冠军的第二人。

本次珠海超级精英赛,持外卡出战的郑赛赛尽管止步四强,但与诸多强手过招,她再次看到了自己的进步,“四年以来,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,状态好的时候, 我想每一站,我都有机会击败每个人。”

郑赛赛夺得圣何塞冠军。
郑赛赛夺得圣何塞冠军。

“自从我走上就网球这条路,我就觉得非常幸运,因为我喜欢网球,网球又是我工作。做什么都会有挫折,做什么都会有不开心。我们能做的就是去调整、面对。”

在郑赛赛的职业生涯里,有成功的喜悦,亦不缺乏败落的缺憾。当伤病、变故等一切打网球的敌对势力袭来之时,她会难受、担心、害怕,但郑赛赛的网球之路,唯独没有任何后悔。